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
31

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

集纺织/染整/服装/家纺/热电等产业于一体的大型企业,主要生产两纱两布/高支高密弹...

新闻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主笔述评:宝鸡样本:出口增七成与初辩“高端化”
新闻中心
主笔述评:宝鸡样本:出口增七成与初辩“高端化”
发布时间:2023-02-11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42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   撰文|主笔·韩博强
 
  编辑|简佳
 
  这是一则旧闻,但还是让人有点惊讶。
 
  今年前五个月,宝鸡纺织服装出口增长近七成,光是口罩就卖了1.9个亿!尽管绝对金额并不算大,但这已经让人眼前一亮,尤其在当下,大家都盯着各种“高端产业”的时候,这则旧闻带给我们的,就不只是惊讶了。
 
  传统产业也有“春天”
 
  今年前五个月,宝鸡纺织服装出口4.1亿元人民币,大幅增长65.7%。
 
  如何看待这4.1个亿呢,横向来看,同期陕西省纺织服装出口是13亿元,也就是说宝鸡纺织服装出口占到全省的31.3%,这个比例不低了。
 
  很多人并不知道,宝鸡有陕西最大的纺织品出口基地,全市民营纺织外贸出口额位列全省第一。比如,作为宝鸡市民营纺织业的领头羊的陕西秦塬纺织有限公司,2020年出口额达2.3亿元,外贸业务位居全省纺织业第一、全市产品出口第三。
 
  纵向来看,尽管4.1个亿这个数字只是前5个月的,但已经占到宝鸡市今年上半年出口额的22%,而此前的最好成绩是2018年,当年宝鸡的纺织品出口额曾达到9.47亿元,占到宝鸡当年出口额33.65亿元的28%,算是出口大户了。
 
  无论是占到全省的纺织服装出口额的三成,还是超出宝鸡全部出口额的22%,接近最好成绩,这一业绩都值得祝贺。
 
  当然这一业绩也殊为不易,因为在2020年,全国纺织品出口刚刚创出同比增长29.2%的成绩。当时,由于新冠疫情的缘故,欧美等发达经济体对防疫物资采购需求激增,而我国率先全面复工复产,发挥了抗疫物资最大供应国的作用,尽己所能向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和出口防疫物资。
 
  对于宝鸡来说,肯定是啖过2020年的“头道汤”的,当年1月至11月,全省包括口罩在内的纺织服装出口33.6亿元,同比已经增长了52.8%。而继去年整体大涨,在今年前5月宝鸡再次大幅增长,显然更加不易,也更有价值,尤其在当前面对疫情影响全球纺织品市场需求明显下降、国际海运运力不畅等因素的情况下。
 
  而从宝鸡纺织出口产品构成来看,其中涤棉布出口2.2亿元,增长34.5%;口罩出口1.9亿元,增长156.1%。事实上,口罩仍占据了相当的份额,占比达到46.3%,从需求角度来讲,全球的防疫需求依然拉动宝鸡纺织品出口的一大力量。
 
  尽管有各种因素,但作为一项传统产业迎来增长的爆发,依然值得关注。
 
  再说“一路向东”
 
  棒棒糖一直认为,承接东部产能转移和科研成果转化,是陕西发展的最为重要的两个支柱。而今来看,前者在宝鸡的纺织品出口当中再次得以验证。
 
  宝鸡眉县常兴镇有着“西北纺织第一镇”的名头,在其相关报道当中,有着这样的介绍“近年来常兴纺织工业园着力产业聚集,延长产业链,先后引进了兴洲纺织、华业纺织、上海金鹭服装等20多户外贸纺织企业入驻,形成了从纺纱、纺布、印染到制衣完整的产业链”。
 
  尽管没有大品牌,没有上市公司,但正是这些招商引资而来的中小企业,撑起了这个被商务部命名为西部唯一的“国家级外贸转型升级示范基地”。相关资料显示,常兴工业园年产棉纱3.9万吨,年产坯布4.6亿米,其2019年实现产值101.6亿元,出口创汇1.03亿美元;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产值80.6亿元,出口创汇6450万美元。
 
  那么,这些纺织企业为何愿意来宝鸡?在棒棒糖看来,无外乎四个因素:
 
  1:政策支持:去年9月,工信部就再次明确表态,支持纺织服装产业向中西部转移,要统筹推进纺织行业国内外协调布局和发展,着力把握好国际产能合作与国内梯度转移的关系。
 
  2:产业基础:宝鸡纺织的基础始于抗战,50年代至80年代形成了门类齐全、配套完整的纺织工业体系,90年代以后进入艰难转型,如今纺织服装已列为了三大特色产业之一。
 
  3:贸易创新:一是转向了俄罗斯市场,二是借道中欧班列“长安号”,并部分采取海铁联运方式。补充一下:长安号全年开行量达到3720列。
 
  4:人工成本:2020年宝鸡市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41179元,而这一数字在江苏省则是63830元,仅此一项人工成本就少了35%。即使和中部的省份对比,如安徽的52582元,河南的46733元,宝鸡的这一数字仍然相对偏低。
 
  ▲图:2011-2020年我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及增速
 
  需要再次提及的提:在人工成本影响下,此前以纺织业为主要行业之一的东部城市,很多都出现了下滑。比如,在浙江绍兴,2015年布的产量为47.74亿米,到2019年只有13.37亿米了,几乎减少了7成。在浙江湖州,2019年当地规模以上工业实现营业收入4916.9亿元,纺织业只有24.1亿元;而在2015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082.4亿元,纺织业为51.6亿元。
 
  产能去哪儿了,中西部显然是迁入地。
 
  保就业没有“所谓高端”
 
  如果梳理一下去年我省招商投资的产业方向,不难发现各地市提的更多大都是装备制造、电子信息、航天科技、新型材料等比较洋气的产业,其中只有宝鸡、咸阳、安康明确提到了纺织服装产业。
 
  是不是纺织服装过于传统了,以至于大家多少有点看不上,我们不得而知,但是我们很愿意延伸一下。
 
  1:保障就业,纺织工业很突出。
 
  以宝鸡常兴纺织工业园为例:
 
  陕西秦塬纺织有限公司创立于1985年,拥有员工800余人;
 
  陕西帛宇纺织有限公司总投资15亿元,可提供1300多个就业岗位;
 
  陕西兴洲纺织2017年投产以来,解决了当地800多名劳动力就业;
 
  陕西华业纺织注册于2016年10月,解决剩余劳动力500余人;
 
  这仅是以上4家企业的就业数据,而常兴纺织工业园共有纺织企业56户,这个用工人数会是多少?
 
  2:县域增长,是陕西经济短板。
 
  陕西县域经济总量偏低、发展活力不足,2017—2020年县域生产总值占比逐年下降,分别为45.46%、43.94%、42.47%和40.81%。而在2018年,我省近邻湖北的县域经济GDP占比已经跃升至60.3%。2020全国县域经济竞争力100强中,河南共有7席上榜,而陕西只有三席。
 
  省委书记刘国中6月12日在《经济日报》刊发署名文章《全力开创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新局面》中指出,“县域经济的本质是特色经济,县域竞争力的高低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经济特色化的程度和水平。要立足资源禀赋、产业基础、区位条件,在特色化、差异化上下功夫,做大做强优势特色县域经济。”
 
  在这样的表态下不难看出,只要做出差异化,达到可持续发展,就是县域经济的好路子。
 
  3:所谓传统,均在快速革新。
 
  随着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出现,纺织业的数字化升级也进入了快车道。在常兴已有纺织企业引入了ERP系统及工业机器人。相隔数百里的咸阳还传出消息:咸阳高新区计划将纺织工业园纳入,以一种特别的方式,使得“纺织”和“高新”挂上了钩。
 
  面对如上信息,金融棒棒糖的观点是:陕西一手紧抓“硬科技”,一手紧抓承接东部产能转移,构成了陕西“追赶超载”的壮阔图景。而在这个图景之中,县域经济的着力点可以与西安有所区别,那就是不必紧紧盯住“高端产业”,但凡能解决就业且符合产业规划的,都是好产业。
 
  因为在“六保六稳”之中,“保就业”排名第1,这才是我们普通人真实的生活。